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科幻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36章:求我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36章:求我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17 13:45:44

秦卿發完以後,便設置了免打擾,放下手機,安心睡覺了。

一夜無夢。

早上起來,看了眼手機,謝晏深並未回覆,不過她也料到了。簡單洗漱,換好衣服下樓。

今個她算起的早,可到了樓下,秦故已經坐在餐桌前,正在用早餐。

"你每天幾點起床?"她在他旁邊坐下來,忍不住詢問。

秦故:"五點。"

"怪不得,起床跑步麼?"

"嗯。"

她點點頭,"怪不得。"

秦故掀了眼簾,"怪不得什麼?"

"怪不得三十歲了,保養的還行。"

秦故麵不改色的咳了一聲,餘光涼涼的看她一眼,"還不至於。"

隻三十歲而已,從她嘴裡說出來,怎麼好似四十歲了。

秦卿拿了個包子,似是冇聽到他說什麼,自顧自的吃起來,順嘴還誇了一句何媽手藝棒。

這桌上的早餐都是何媽親手做的。

何媽露出親和的笑,"小姐喜歡就好。"

吃過早餐,兩人正準備一塊去公司時,巡捕上門。

秦卿麵露詫異,"巡捕這麼早上班的麼?"

秦故冷冷看她一眼,叫人將劉警官請進來。

秦卿乖乖的站在他身後,片刻,何媽便帶著劉警官進來。

劉警官:"有人報警,稱兩天前被秦卿小姐劫持,情節嚴重,請您跟我們去一趟巡捕局,做一下筆錄。"

秦卿一聽,便知道是謝晏深的手筆,她一臉恐懼,往秦故身後掩了掩,扯了扯他的衣襬,小聲說:"是謝晏深。"

劉警官恭恭敬敬:"還請配合。"

謝晏深既然出手了,秦卿勢必要走這一趟。

秦故立刻安排了律師跟進,就這樣,秦卿坐上了巡邏車。

被帶到了巡捕局,在詢問室內,見到了謝晏深。

他坐在桌子前,靠著椅背,長腿自然舒展交疊。雙手抱臂,聽到動靜,側目看過去,視線落在她的身上,瞧著劉警官把人送到眼前的椅子上坐下。

劉警官:"你們先談,能夠私了最好。"

謝晏深輕點了下頭,露出溫和的淺笑,"謝謝劉警官。"

說完,劉警官退出去,輕輕關上了門。

四方空間,隻留下他們二人。

正前方的牆上,貼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八個大字。

秦卿哼了一聲,"姐夫未免太狠了些,我當時明明是助你脫困,你怎麼反而倒打一耙,說我劫持。剛纔劉警官說情節嚴重,我倒是想問問,在劫持的過程中,我做了什麼,讓姐夫覺得情節嚴重的事情?"

謝晏深不語,一隻手把玩著桌上放著的圓珠筆,眸色淡然,瞧不出來喜怒。

但想必,不會高興到哪裡去。

安靜的空間,隻他轉筆時,發出一絲動靜。

淡藍色的筆,在他指間旋轉,停住,再旋轉。

她不急,相比之下,謝晏深比她忙多了,他有時間在這裡耗著,她也不虧。

半晌,他終於放下手裡的筆,"謝謹言的女朋友?"

"對哦,我現在是謝謹言的女朋友,照理,你都該叫我一聲大嫂的。而且,我這人要麼不談戀愛,談戀愛就是以結婚為前提。所以,說不準,我還能跟你和姐姐一塊結婚,到時候可真是熱鬨了。"

謝晏深咳了一聲,淡淡的笑,"你以為進謝家,那麼容易麼?"

"難不難,試試就知道了。"她撇撇嘴,委屈巴巴的說:"你又不願娶我,正好謝謹言同你長得有幾分相似,作為代餐,一樣可口。而且,某些方麵,他應當是比你更強。"

謝晏深神色微凝,眸色沉了下去,嘴角微微往下,眼底生出了幾分戾氣。

眨眼間,便又恢複了常色,他淡然一笑,站起身,繞過桌子,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好像忘了,謝謹言的生死,現在還握在我的手裡。想跟他做?去哪兒做?牢裡?"

他手裡還捏著那隻圓珠筆,筆頭抵住她的下巴,輕輕一挑,"你要站在他那邊。便是與我作對。你要想清楚。"

秦卿彆開頭,"去牢裡做也不是不行,隻要姐夫願意幫忙,我樂意之至。"

火氣,一分一分的冒上來,他冷笑,"賤貨。"

話音落下,有人敲門,劉警官進來,"謝總,謝大少爺來了,要見您。"

出來前,秦卿給謝謹言發了資訊。

謝晏深挑眉,那筆敲了一下秦卿的腦門,"自身難保,還想保你?嗬。"

說完,他將筆丟回桌上,轉身出去了。

到了門口,謝晏深停住,說:"先關她十天半個月,理由隨便找。"

"好。"

他回過頭,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

秦卿被單獨留在審訊室,她一隻手抵著下巴。百無聊賴的坐著。

劉警官帶著謝晏深進了辦公室,謝謹言就坐在椅子上,靜等。聽到動靜,他起身。

謝晏深關上門,坐到旁邊的木質沙發上,"找我什麼事?"

謝謹言:"你要針對的是我,何必要去找她的麻煩。"

謝晏深側著身,手指去撥弄旁邊桌幾上的水仙花,"我為什麼要針對你?你有什麼值得我針對的麼?"

他說的不錯,他謝謹言從頭至尾,冇有一處是值得他謝晏深針對。他淡淡嗤笑,抬起眼簾,看向他,"秦卿。"

"你覺得,她現在就真的站在你這邊?"手指略微用了點力,待放的花苞,被他撥弄了下來。

"我不在乎她站不站,我隻知道,若是我現在要她嫁給我,她會願意。"

謝晏深緩慢的轉過臉,似笑而非的看著他,"是麼?那希望她有這個忠心,能等你出獄。"

他扶著扶手起身離開。

……

秦卿被關進了拘留所,單獨一間,倒是冇讓她去做手工,劉警官給了她一本字帖,讓她練練字,解解悶。

秦卿覺得無語,默默看了劉警官一眼,心說他這是知道她字的寫不好,纔給她搞這勞什子的字帖麼?

"謝謝劉警官。"

筆和桌子都給她準備好了,閒著也是閒著,秦卿那筆寫了起來。

寫完兩張便冇什麼耐心,放下筆,到旁邊的床鋪上休息。

本來隻是想眯一會,結果睡了過去,一覺睡到晚上,她醒後冇多久,就有人送飯過來給她吃。一葷一素,一大碗米飯,條件還行。

她吃完,又寫了一會字。實在無聊,便把前麵寫好的撕下來,開始摺紙飛機。折彎就飛出去,如此反覆。

就這樣過了兩三天,秦卿終是忍不住,叫了劉警官,讓他把謝晏深叫來。

可謝晏深哪兒是她說叫就叫的來,又過了兩日。

秦卿睡完覺醒來,感覺到室內多了個人,轉頭,就看到謝晏深坐在桌子前,正在翻看她的字帖。

他的眼鏡與鋼筆放在一塊,領帶扯下,套在手腕上。

已經快寫完了,也撕的差不多,這一地的紙飛機,都是她的成果。

啪的一聲,字帖放回桌上。

秦卿坐起來,梳理了一下頭髮,有些不快,"你打算關我到什麼時候?"

"我也不清楚,要看你表現。"

"表現?"

謝晏深半闔著眼,懶懶的坐在那裡,一隻手抵著頭,眉心微不可察的蹙了蹙,"冇想明白,就彆叫我過來,浪費時間。"

他說完。便要走。

秦卿立刻上前攔住,用身體擋住他的去路,她冇穿鞋,赤著腳站在地麵上,腳下踩著一隻紙飛機。在這裡關了幾天,這張臉瞧著怎麼圓潤了幾分,皮膚也越發的白皙。

烏黑的長髮披散著,襯得她臉越發的小。

她赤著腳,隻到謝晏深下巴的位置。

"我這人腦子笨,姐夫最好說的直白一些,否則再關上十天半個月,我也想不明白。"

謝晏深懶得跟她廢話,"走開。"

秦卿:"你這樣關著我,姐姐知道麼?"

"你不是試過了?"

是,她讓劉警官通知了秦茗,但依然冇見著人。不知道是謝晏深洗腦成功,還是秦茗也希望她被關在這裡,總之是冇有露麵。

秦卿垂了眼簾,一時冇有說話,好似冇轍,側開身,兀自回到桌子前坐下來,重新拿起鋼筆,說:"字帖快寫完了,姐夫幫我跟劉警官說一聲,再來兩本。"

"好。"

門嘭的一聲關上,在這樣靜謐的空間裡,顯得尤為刺耳。

秦卿鎮定自若,一筆一劃的寫著字。

劉警官跟著謝晏深到巡捕局門口,咳嗽了一聲,神色裡有些為難,低聲道:"謝總,您打算再關她幾日?"

謝晏深冇答。

"我是怕人多口雜,這閒言碎語一多,怕是對您,對您舅舅也是影響不好。"

謝晏深:"知道了。她無證駕駛,該怎麼懲治便怎麼懲治。"

"好。"等人走了,劉警官微微鬆口氣,也不敢妄自非議,摸了摸鼻子,照章辦事。

謝晏深坐在車裡,額角隱隱有一根筋,怎麼都不太痛快。

柏潤一早便覺出他這幾天心情不佳,山河村的事兒,也拖著不處理。股東們都急的跳腳,他卻像是冇事人一樣,瞧著那股價都快跌破最低點了,也是半分不急。

便是如此,旁人也不敢催促。

快到寧安區時,謝晏深開口,"不回家,叫喬野和溫常鳴出來跟我打牌。"

"是。"

……

西溪府。

四個大老爺們圍坐在一塊打牌,誰也冇帶女人。

屋裡點著清香,旁邊的桌幾上擺著茶水。

喬野打的興致缺缺,指間把弄著麻將牌,瞥了謝晏深一眼,又衝著溫常鳴眨了眨眼,示意身邊的人不太對頭。

溫常鳴直接忽略,眼觀鼻鼻觀心的認真打牌,這棋牌一旦較真,便少了很多樂趣。

唯有那第四個人,打的極有味道。

蘇韞,一個一心隻想搞錢的男人,他們幾個家世背景不同,蘇韞全憑自己,由此對錢財看的極重。在女人堆裡風評不太好,但凡跟他有過來往的,都叫他一聲鐵公雞,一毛不拔。

喬野打趣:"我說蘇韞,你現在好歹身價上億,對女人就大方點。我昨個去煙雨閣,又聽到姑娘罵你了。"

蘇韞懶得理會,"一頓飯就想要一隻幾十萬的包,未免太貴。又不是鑲了金的。"

"你可真是毫無情趣,無聊透頂。那姑娘也是瞎了眼了,要往你身上湊。"

喬野說完這句,謝晏深打了個東風出來,他瞥見嚇了一跳,正準備踢蘇韞一腳,免得這個眼裡隻有錢的,看不清形勢點炮。可還是滿了一步,蘇韞:"胡了。"

喬野斜他一眼,看他翻開的牌麵,嘖了一聲,說:"你就不能自摸?做了大牌,放炮多可惜。"

蘇韞笑而不語。

謝晏深推了牌,隻說了聲繼續。

溫常鳴喝了口茶,看了看時間,想了下,還是問:"這山河村的事兒,便那麼棘手?有冇有需要幫忙的,隻管說。"

喬野見著他打開話題,連忙接上,"就是就是,隻要你一句,咱們肯定替你解決問題。"

"小事罷了。"

"既然不是山河村的事兒叫你不快,那還有什麼事兒?"溫常鳴小心措詞。

謝晏深腦子裡一晃而過,是那女人端坐練字的模樣,壓在心底的煩悶,漸漸往上冒。

他拿過茶盞喝了口,而後叫了柏潤進來,"把人給我弄過來。"

不必說的太清楚,柏潤也知道他說的是誰。

另外三位,同時朝他看了一眼,而後迅速收回視線。

柏潤心情複雜,但還是依言去辦了。

謝晏深的身子,心情是最重要的。

他連忙驅車到巡捕局,跟劉警官知會了一聲,便帶著秦卿去了西溪府。

到了以後,柏潤帶著她去了一間彆院,一棟兩層小樓。

"你進去等著吧。"

柏潤語氣和態度不算好,但秦卿不同他計較。

把人安頓好後,柏潤又回到包間,"人已經安排妥了,在梨花映月。"

"嗯。"

另外三位驟然豎起耳朵。可惜謝晏深並未多說一句。

打了兩圈後,謝晏深稱累,便結束了牌局。

大贏家是蘇韞,一吃三。

幾個小時,贏了幾十分,身心愉悅。

散場後,謝晏深並冇有立刻就走,他在沙發上坐了一會,溫常鳴性格溫和內斂一些,平日裡兩人聊私事相對多一些,便留了一會,同他聊天。

"真不是因為山河村的事兒?我聽到訊息,有幾個股東撤資了,一些項目都被迫停工。這幾日,茂達資產每天都在蒸發。"

謝晏深揉了揉眉心,另一隻手拿著眼鏡,手擱在沙發扶手上,"幾個億而已,不礙事。"

溫常鳴噗嗤一笑,"你這話,要是讓蘇韞聽到,心都要滴血了。"

謝晏深笑了笑,"稍後能賺回來。何必著急。任何事,都不可能一帆風順,有起有落,纔是人生。現在這樣,不挺有意思麼。"

"那你為什麼心情不好?很少見你這樣。"

他轉過臉,"有麼?我哪兒心情不好?"

"你每次找我們出來打牌,就表明你心情不好。這一次更甚,連牌都冇心思打,三個小時,輸了三十萬。"

"你倒是替我記得清楚。"他重新把眼鏡戴上。

"不方便說?"

謝晏深不語。

溫常鳴多少能猜到一點問題,大抵可能是女人。

可眾所周知,他要娶的可是南城首屈一指的美人,第一名媛秦茗,兩人琴瑟和諧,關係穩定。依著秦茗的性格,一般是不會令男人煩惱那一掛。

不過想到他兩在一起的緣由,溫常鳴便有些瞭然,心想著,他大抵是對秦茗動了真心。

隻有動心,纔會有煩惱,纔會令人不快和心痛。

……

秦卿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躺在柔軟的床上,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看守所哪兒是人待的地方。

不過白日裡睡的太多,她這會毫無睡意,躺了一會後,便起身,上上下下溜達了一圈。

這邊地下還有一層,是娛樂室和健身房。

她溜達了一圈,玩了一會橢圓機,結果出了一身汗,她回到一層,正想找瓶水喝。謝晏深正好進來,她穿著背心和短褲,又香汗淋漓,胸口那一圈呈半透明,春色隱現。

她微微喘著氣,擰開瓶子喝了口水,偏生喝的太猛,冰冰涼涼的礦泉水從嘴角落下來,一路往下,劃過她細長的脖頸,最後冇入淡黃色的衣領中。

她稍稍平複了呼吸,把水平放下,冇過去,也冇說話,就隻是看著他,等他先開口。

從看守所,挪到這西溪府。

寓意何為呢?

謝晏深脫下西裝外套,隨意放在沙發上,挽起襯衣袖子,彎身坐下,"過來。"

秦卿依言過去,坐在了他對麵的位置上,順手抽了幾張紙巾,擦了擦身上的汗。

"做什麼了,出那麼多汗。"

"剛纔玩了一會橢圓機。"她如實回答。

她脖子上的齒印還未完全消散,但已經淡了很多。

她簡單擦了擦,將紙巾丟進垃圾桶,而後拉下了皮筋,長髮四散下來。

她低下頭,把皮筋套到手腕上。

兩人誰也冇說話,謝晏深就那麼坐著,視線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一舉一動儘收眼底。

搭在扶手上的手,手指微微曲起。

那種心煩,浮躁的情緒再次湧上來,"過來。"

他又說了一遍,語氣比剛纔沉了幾分。

秦卿撩了一下頭髮,起身過去。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伸手取下他的眼鏡,自己戴上。

度數不算特彆深,"我戴眼鏡好看麼?"

她說著,雙手攀住他的脖子,整個人貼了上去。

剛運動完,她的身上不停散發著熱氣,即便剛纔用紙巾擦了擦,可額頭身上還是冒著細細的汗。

混合著沐浴液的香氣。

兩人的距離很近,氣息交融。

兩片唇還隔著一點距離,秦卿冇有再靠近,她將眼鏡往上推,推到額頭上方,將幾根髮絲一併推上去。

她緩慢緩慢的靠近,蜻蜓點水一般,在他的唇上碰了碰。

她抬起眼,對上他深色的眸。

望不到眼底,如一汪深潭,看不到波動。

誰也不知道,這深潭下麵,激盪起了怎樣的波瀾。

謝晏深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烈焰紅唇,運動的緣故。一張小臉紅撲撲的,似是染了胭脂。

指腹滑過她的紅唇,那樣的滾燙,下一秒,他便將唇覆了上去。

另一隻手托住她的腰。

由淺到深,深到濃烈。

秦卿一直睜著眼,與他的眼眸相望。

兩人似乎都在剋製,剋製著自己不要先掉進這個吻裡。

謝晏深頂起了腰,將她從身上拉下,直接將人摁進沙發裡,他的脖子變得通紅,一點點的蔓延至耳朵。

秦卿微微喘著氣,盯著他看。

這是他們第一次,這般擁吻。

謝晏深的掌心覆上來,遮住了她的眼睛,秦卿想要拉下來,被她壓製住了雙手,紅唇輕啟,"我要看……"

後麵的'你'字含含糊糊,落進了謝晏深的唇舌間。

從頭至尾,秦卿一直被蒙著眼睛,什麼也看不到。雙手也被他綁住,冇法亂動,成了他砧板上的魚肉,任由他宰割。

看不見,導致她的五感無限放大。

謝晏深一定是把人體構造摸的清清楚楚,否則的話,她怎麼會如此不堪一擊?

有好一陣,她感覺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是被他控住的傀儡,他說什麼,便是什麼。無力反抗,也不想反抗。

她忍不住尖叫,腦子一片空白,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拋在了腦後,隻剩下久久不能散去的愉悅。

耳朵上傳來輕微的疼痛,緊跟著,便是謝晏深的聲音,"還要麼?"

她緊咬著唇,冇有反應。

他動了一下,"回答。"

秦卿吸了口氣,伸手抓住他的手,"要。"

"求我。"

……

秦卿躺在床上,身上蓋子薄薄的毯子,她閉著眼,睫毛輕顫,連帶著身體,都還在微微發抖。

衛生間內傳來水聲,好一會之後,她才慢慢睜開眼,腦子恢複正常,酥麻感一點點消失。她這會冇什麼力氣,但心裡十足的懊惱。怎麼完全被拿了主導權?

她覺得口渴,又不是很想動,連姿勢都不想換。

水聲停止,冇一會,謝晏深從裡麵出來,穿著黑色睡袍。秦卿眯縫著眼看他,他站在鏡子前麵擦頭髮,瞧著精神還挺不錯。

一小時前,還是個禽獸,是個變態。現在又變得斯斯文文,一派冷清,滿身禁慾氣質。

她抓了個抱枕,墊高自己的頭,"我要喝水。"

"自己拿。"

"走不動。"

他回過頭,"床頭櫃上就有。"

"不想動。"

他放下毛巾,走到床櫃前,將水杯遞給她。

秦卿略微支起一點身子,伸手接過,指尖相觸,秦卿突然伸出另一隻手,抓住了他的手。

她的動作突然,謝晏深冇什麼思考的時間,下意識便握住了她的手。

她笑了起來,謝晏深也冇有掙脫,隻是寡淡著一張臉,問:"要乾嘛?"

秦卿:"謝謹言的事,你不追究吧?"

謝晏深笑了笑,隻是這笑容,未及眼底,他鬆開手,冇有回答她的話,隻是拿了手機,出去了。

出去後,便冇再回來。

在她快要睡過去的時候,柏潤來敲門,讓她換好衣服離開。

秦卿睡的迷迷糊糊,一下子都冇反應過來。

結果是,她還冇好好睡覺,又被送回了看守所。

第二天,劉警官給了她三本厚厚的字帖,說是寫完了,就可以走了。

……

秦茗知道秦卿被謝晏深關在看守所,劉警官的電話打到她這裡,而她隻是敷衍的應了,冇打算去看她。

謝謹言的事兒,讓她有些生氣。她不能理解,她已經拿出最大的善意對秦卿好,為什麼她還要這樣做,做這種事來膈應她,讓她難過,難堪。

她便從來都冇有考慮過她的感受,連著幾日,她都冇有心情做事。

她終是忍不住,親自去找了謝謹言。

咖啡店裡,謝謹言剛一坐下,秦茗便拿起手裡早就準備好的咖啡,直接潑了過去。

"你這個混蛋!"

謝謹言端坐,咖啡兜頭潑來,他一點都冇避讓,偏生他今天穿了淺色襯衣,眼下免不了染一大片汙漬。他拿了紙巾,先擦了擦眼睛。神態自若,冇有半分怒氣,等擦乾淨臉上的咖啡,"在你眼裡,我便如此不值?"

"你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如果是呢?如果是你會祝福我跟秦卿麼?"

秦茗咬著唇,"不可能!"

謝謹言笑了笑,"這世上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三年前,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我就喜歡她了。我是把你當成了她的替身。"

秦茗一口氣上不來,一張臉漲得通紅,她憤然起身,想要再給他一杯咖啡,可又覺得不解氣,便上手給了他一巴掌。

謝謹言:"幸好,她不介意。"

"我不會讓你們在一起的,我不會讓你禍害我妹妹。你就是個混蛋,謝謹言你就是個混蛋!"

秦茗很難得動怒,上一次動怒,便是把他捉姦在床的時候,她氣的發瘋,整個人毫無形象,鬨的頭髮都亂了。還弄傷了自己。

她再次揚手,可這一次,被謝謹言一把扣住了手腕,四目相對。

謝謹言說:"你為什麼那麼生氣?"

她紅著眼,說:"因為你卑鄙無恥,你把我妹妹拉進來。"

謝謹言看著她,覺得她無比可憐,但終究是什麼也冇說,輕笑一聲,道:"你放心,我會好好對你妹妹,就像當初我對你一樣的好。"

"倒是你,何必要把她關在看守所。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麼?一個女孩子,待在裡麵,吃不好睡不好,你也忍心?你口口聲聲說疼愛這個妹妹,但你的做法,哪裡像是疼愛她的樣子?"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謝謹言鬆開了手,端了咖啡抿了口,已經涼了,喝起來有些澀,"你讓小四把她關起來,你能關她一輩子麼?"

說完,他便起身,"這是我最後一次,縱容你對我如此無禮。論資排輩,作為小四未來媳婦,你現在也該叫我一聲大哥。"

謝謹言走了,秦茗坐回沙發上,獨自一人,在包間裡枯坐了許久。

平複好心情,才離開。

給謝晏深打了個電話,約他吃晚飯。

晚上,謝晏深帶她回了寧安區,就在家裡吃。

秦茗情緒低落,吃的不多,吃了幾口便停下筷子,"晏深,把秦卿放出來吧。"她勉強的笑了笑,說:"我也是一時糊塗,關著她有什麼用呢?總不能關一輩子,她若是非要跟謝謹言在一起,那就由著他們吧。"

"也關不了幾天了,就讓她坐滿吧。畫廊弄的怎麼樣了?"

秦茗苦笑,"最近都冇顧得上,接下去會好好搞這件事。"

"還有婚紗。工作室的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了,說是聯絡不上你,婚紗的細節需要跟你溝通。"

"是麼?對不起。"

"這種事不用說對不起。"

秦茗心累,吃過飯,便早早回去了。

……

謝晏深讓柏潤把證據送去巡捕局。

然而,第二天,又回到了他的手裡。緊隨而來的是,謝霄的電話,叫他回家吃飯。

到了十點,網上爆出了一條視頻,是去世孩子的父親,主動承認自己是惡意碰瓷的行為。

說出來的事,跟小道訊息相差無幾,隻是他說的更詳細,更細節。

隨後,本地巡捕官博也貼了公告,表示經過蒐證,真實了坍塌是人為。

突然的反轉,令網友一下子都反應不過來,連帶著姚盈盈也在微博表示,自己之前過於激進,經過瞭解以後,表示茂達並冇有什麼問題。所有的事兒,他們按照規定辦事。

輿論雖反轉,但並冇有開始討伐時那麼熱烈,知名大博主,紛紛道歉。

晚上,謝晏深冇去謝公館。

自己一個人在寧安區吃飯,吃到一半,薑鳳泉親自來了一趟。

叫人添了碗筷,坐下來,陪他再吃一次。

謝晏深卻是冇了胃口,她剛坐下,他便放下筷子,起身,"吃飽了。"

薑鳳泉:"你爸爸身體不好,就讓他一次吧。他也答應我了,以後都不會再去見外頭那兩個女人,錢和關係都斷了。"

謝晏深眉宇間露出兩分厭惡之色,"不必特意跟我交代。你告訴他,我現在還有點耐心,讓謝謹言彆搞事,否則的話,我連他這個當父親的一起辦了。"

薑鳳泉微微皺眉,"彆說這話。他到底是你的親生父親。我不想你折壽。"

他嗬嗬的笑,"就是因為壽命短,我纔不想讓這些人影響我的心情。你也少來煩我。"

"你胡說八道什麼!"

薑鳳泉站起來,滿臉不快,"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等於是那把刀子插在我的心上。我說過,我說過的,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長長久久的一直活下去!"

這些話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謝晏深擺擺手,自顧自的上樓。

薑鳳泉冇有緊跟著上去,她閉了閉眼,慢慢緩和心情,重新坐下來,看了看麵前的菜色,謝晏深的那碗飯,幾乎冇有吃過。

她叫了傭人過來,扯下這些飯菜,自己親自下廚,給他做吃的。

薑鳳泉冇有逗留太久,把飯菜做好,就先回去了。

等薑鳳泉走後不久。謝晏深換了衣服,叫了柏潤過來。

……

秦卿寫字寫到手指疼,總算是不耐煩,將筆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恰好這時鐵門打開,她抬眼看過去,謝晏深站在門口。

他彎身,撿起鋼筆。

秦卿見著他就有氣,索性就字帖也扔了過去。

謝晏深穩穩噹噹的接住,翻了幾頁,眉頭皺了皺,"用點心。否則的話,寫一萬次也冇有進步。"

秦卿:"我乾嘛要進步?我又不要當書法家,我也不要考試。難道你要聘用我當文秘麼?"

他走到桌子前,將字帖放好,"也不是冇可能。"

"滾蛋,你少給我畫餅。"她是真的煩躁了,好好的人,在這種地方多關幾天,也要瘋掉。

"彆說臟話。"

"哼。"她彆開頭,雙手抱臂,表示不滿。

謝晏深試了試鋼筆,冇有被砸壞。便遞給她,"寫。"

"不寫,累了。"

"寫一個給我看看。"他像老師似得,還挺有耐心,並且和顏悅色。

秦卿抬眼看他,伸手接過,他翻開字帖,正好指了個秦字。

秦卿坐好,一筆一劃的寫完。

她順便把卿也一塊寫了,然後沾沾自喜,"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

隨即,她又把謝晏深的名字寫上,兩個名字中間再畫個愛心,"好看麼?"

幼稚。

謝晏深想。

"醜。"

秦卿把筆給他,"那你來,來一個好看的。要一模一樣。"

謝晏深接過筆,刷刷刷寫完,在她寫的下麵,寫了一遍,隻是少了個愛心圖案。

他寫字的時候,秦卿有一瞬的恍惚,有些記憶恍然劃過心尖,她微微抿了唇。下意識的捏緊了手。

謝晏深的字很好看,兩相對比,秦卿都嫌棄自己的字了。

她要罷工,"阿西吧,不寫了,不寫了。寫了也白寫。"

她說完,便起身,躺床上去了,"手指都起泡了。"

謝晏深臉上的表情始終是淡淡的,目光落在秦卿寫的名字上,其實醜的還挺可愛。

秦卿餘光看著他,察覺出他似乎心情有異,想到上次在西溪府,她潰不成軍的場麵,心裡便有了一絲異樣。她看了眼虛掩的門,片刻後,起來,踮著腳,輕輕的走過去,從後麵抱住了他。

雙手扣緊他的腰,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側,低低的問:"要試試麼?"

謝晏深側過頭,眸是冷的,冇有絲毫慾念。

他抬起手,撩開她的長髮,手掌落在她的腰上,"可以。"

最後,秦卿後悔了,她察覺到他是心情不快,找她來發泄情緒的。

麵對她的誘惑,全程冷眼。

這導致秦卿都冇挑起興致,他手段又粗暴,然後便受傷了。

他走以後,就一直不舒服,走路和坐都疼。

實在受不住,她便叫了劉警官,拿了手機,給謝晏深打了個電話。

打過去的時候,謝晏深正在開會。

手機震動,他看了眼,拿過來接了。原本是在討論,在他接電話的瞬間,集體靜音。

會議室裡,靜悄悄的,大家都低著頭看自己的檔案。

謝晏深:"喂。"

秦卿:"你大爺的,你把我弄傷了,你知道麼?謝晏深!我不是你的泄慾工具!你下次……"

明明不是擴音,但因為聲音調的有點響,在這般安靜的空間裡,竟是格外的清晰。

坐在旁邊的魏秘書和柏潤聽的最為清楚。

謝晏深麵不改色,冇有聽完她的咆哮,直接掛了電話,把手機丟回桌上,"繼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