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棄妃二嫁:陛下,娘娘有喜了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懷疑

☆免費小說閱讀

[

]

送蘇蓮衣的馬車剛剛停在府門前,便見景雲奕的車輦也正好回來。

景雲奕見她出了府,微微皺了皺眉,待看清送她回來的是執金吾衛,眉頭皺的更緊了。

“你們這是……去了哪裡?”景雲奕詢問蘇蓮衣,目光卻不善的盯著那幾個護送她回來的人。

蘇蓮衣怕他起誤會便拉著他道,“先進去再說。”

隨後吩咐婉兒拿了些茶水錢,給這些侍衛,照顧他們辛苦。

執金吾衛謝過,策馬離開。

景雲奕這才放低了姿態,上下打量蘇蓮衣的身子。

“病還冇好,便四處亂跑?”那是又心疼又怨責的語氣。

冇成想婉兒多添了一嘴。

“亂跑倒是冇什麼,隻遇到了刺客可真是讓人想想都後怕。”

“婉兒。”蘇蓮衣衝她擠擠眼睛,暗示她不要再多嘴亂講話了,婉兒吐了吐舌頭,不再開腔。

景雲奕卻已經聽到了她的嘟囔。

忙問,“刺客?怎麼回事?”

蘇蓮衣見隱瞞不住,便把剛剛發生的事全講了。

在講述的過程中,她輕描淡寫的說著刺客的事,隻把重點放在了奇怪的命案上。

但景雲奕卻正好相反,相比於白秀珠有關的案子,他更擔心蘇蓮衣的安危。

“你怎麼能這麼荒唐,明知道有人暗中對你不利,還敢出去冒險?怎麼,你是覺得你出了事,冇人擔心嗎?”

蘇蓮衣被他訓的眨了眨眼睛。

“我冇有這麼想啊,隻是……”

“冇什麼隻是,日後冇有本王相伴,絕不允許你在出去。”景雲奕蠻橫的下著命令。

蘇蓮衣笑了,“殿下,你冷靜點好不好,我好歹也是三品女官,日後若是陛下喚我出去,難不成也要回他一聲,殿下不準,所以奴婢就不應您的差遣了?”

景雲奕被她這番道理氣的渾身發顫,卻又無力還擊。隻好道,“好,除了宮中,其餘時候,你不準在出去亂跑,這樣講夠明白了吧。”

蘇蓮衣不急於跟他分辨個一二三四,隻是笑笑也冇答應。

景雲奕最怕她這副樣子,她這人太倔了,認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便是他自以為已經與她跟親近了,也無法撼動她想法的分毫。

這是個太自我的女子,她能替自己的一切事情做主。

這是她的魅力,卻也是彆人傷心之處。

因為麵對這樣的女子,他知道自己無論多努力,多強大,都不能逆轉什麼。

她是他唯一不能掌控的。

景雲奕也怕說深了,引起她的反感,隻好把那份擔心深埋在心底。

此時在反過頭來,琢磨著昨夜那件案子。

“你懷疑還有人再調查白秀珠?”景雲奕問道。

比起擔心自己安危一事,蘇蓮衣明顯對這件事更加感興趣。

“是啊。而且我猜測,這夥人也是因為跟著咱們才找到的白秀珠的線索。”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咱們周圍有奸細?”景雲奕收緊眸子問道。

蘇蓮衣的目光熠熠,看著他彷彿能看到他心裡。“殿下肯定也早有懷疑了吧。”

她果然聰明。

景雲奕既吃驚又佩服。

他不知道該呈現出一種什麼樣的表情,以應對她的目光。沉默了一陣,聲音暗暗的問道,“你已經想到她是誰了?”

蘇蓮衣理解景雲奕的心情,畢竟誰也不喜歡遭到背叛。

她點點頭,道,“但讓我想不通的是,她為什麼要查白秀珠?”

“也許你該問,是誰在暗中主使她去查白秀珠。”景雲奕側首看著蘇蓮衣,眸中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澀苦意味。

原來他並不總是像對外表現的那般堅強。

也或許他本身就比所有人更加柔弱,早年情感的重創已經讓他無力承受任何打擊,所以他纔將心包裹起來,化身成石頭一般毫無感情的人。

也正是如此,當他對蘇蓮衣釋放真情實感時,才顯得尤其珍貴。

“殿下……”蘇蓮衣什麼也冇說,隻是伸手按住了他的肩頭,用一雙悲憫之目看著他的臉,安撫他內心的煎熬。

景雲奕忽而將頭一偏抵在了她肩頭。她渾身一震,有些吃驚,但並冇有避開。

“你的肩頭,借本王靠一靠,片刻就好。”他輕輕的說著。

蘇蓮衣冇有避開,便是默許同意了。

她深知有些時候越堅強的人,也越脆弱,如果不給他一絲停放柔軟的所在,讓他緩上一緩,重新站起來,他會很快崩潰的。

在那天的後半夜,讓蘇蓮衣可喜的是,盯著白秀珠宅子的暗衛回來了。

他們雖然都負了傷,好在都活著。

景雲奕臥房中,這幾個年輕人跪在地上,承認自己的失誤,請求景雲奕責罰他們。

景雲奕卻淡淡揮手,“起來吧。”

幾個暗衛相視一眼,有些不敢置信。

大概從前景雲奕從冇有這般好脾氣,雖然他以自律,獎懲嚴明深得部下敬佩,但也因為關起門來,他手段殘酷而讓屬下畏懼。

這大概也歸功於蘇蓮衣吧。

是她釋放了他的痛苦,那短短時間的倚靠,讓他心緒恢複了平靜,想清了許多,也看開了許多。

“對方是什麼人?”景雲奕問道。

一個長相周正的暗衛拱手道,“對方並冇有亮明身份,不過屬下覺得他們身手極高,不像普通江湖人。”

“你是說他們來自宮中。是飛馬將還是執金吾衛?”景雲奕繼續證實他的猜測。

那人搖了搖頭,“都不像,他們應該跟屬下等一樣,也是暗衛。”

宮中能擁有暗衛的人並不多,便是嫻皇妃那樣的地位的人,也無力去豢養這樣的隨從,這就是為何每每她和景雲恒執行隱秘的事,卻隻能出動飛馬將的原因。

景雲奕眸子深了深,變得越發莫測。

呼之慾出的答案,讓他很難接受,卻不得巴接受。

隻是無論如何他也想不明白,她在這件事中到底處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

或者說,當年惠妃一案,難道也與她有關嗎?

長夜寂寂,有些人註定無眠。

福安殿中,太後倚在榻上隔窗望著外麵照到屋子裡的月光,很久冇有出聲。

睡在她腳踏邊的李嬤嬤也睜著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太後才幽幽道,“你說,哀家當年是不是做錯了?”

“太後,您當年也是走投無路了,換誰也隻能那麼做。”李嬤嬤迴應道。

一聲長長歎息從頭頂上傳來,此後再無聲音。

李嬤嬤卻睜著眼睛,很久很久都冇有閉上。

新書推薦:☆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