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都市 > 棄子成皇小說 > 第309章 拆啦警告

棄子成皇小說 第309章 拆啦警告

作者:楚嬴容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01 23:55:53

突然闖進來三個和尚,怎麼看怎麼覺得不正經。

正常人見到的第一反應,多半是懷疑和恥笑。

然而,從始至終不可一世的順城商賈們,卻不敢怠慢,紛紛放下茶杯站起來。

就連強勢的藍袍老者,也第一時間丟開了蕭玥一行,和胖子打頭迎上去。

“原來是戒律堂的大師,我等本要去寺裡燒香,因半道有事耽擱,不期竟在這裡與三位提前相遇,實在幸會至極!”

和對待蕭玥一行比起來,這樣恭敬乃至討好的態度,可謂天差地彆。

不過,對方好像並不領情。

納德和尚將眼珠一斜,神色充滿戒備:“你們誰啊?少和我們套近乎,想進寺燒香不給錢是吧?門都冇有。”

一聽到對方想要白嫖香火,瞌睡蟲的拜燈和尚飛快撐開眼皮,將一眾商賈掃了幾掃。

下一秒,歪著頭靠近納德和尚,道:“我咋覺得,看他們的穿著,不像是不給香火錢的樣子?”

“我看你是睡久了腦子不清醒。”納德和尚哼哼道,“冇人比我更清楚,越有錢的人,就越摳門,小師叔你說是吧?”

“阿彌陀佛。”

觀海和尚抬起溪水般的眼,一臉慈悲平和,望著麵前集體表情抽搐的順城商賈,禮數週全地合十一禮。

“貧僧這兩位師侄修持淺薄,一向喜歡妄語,諸位施主莫要介懷。”

和其他兩人比起來,這位智商就在線多了,先試探對方的身份:“聽諸位方纔的口氣,似乎,認識貧僧三人?”

“觀海大師難道忘了,當初,我們可是一起在殿下麾下效力,共誅吳狼此獠。”

藍袍老者靠近一步,試圖喚起他的回憶。

“是啊,當時大師一卦算天雷,轟塌吳狼的宅院大門,引得千人震驚,至今想來,仍讓在下心馳神往啊!”

胖子商賈也在一旁提醒,表情帶著小意,宛若見到高人的恭敬和崇拜。

“哦,原來諸位也是為殿下效力,如此說來,你我豈不是緣分匪淺。”

觀海低頭唸了聲佛號,趁機掩住浮上眉梢的喜悅。

熟人好啊,熟人的錢最好賺了。

知道對方是一路人之後,淡泊寧靜的觀海和尚,瞬間切換到熱情的銷售員模式。

藉著楚嬴這層關係,各種循循善誘,成功忽悠這群有錢人,預定了進入大雄寶殿燒香的資格。

這一頓操作,讓納德和尚和拜燈和尚看傻了眼。

憑心而論,進入大殿燒香,和在外麵燒香究竟有什麼區彆,他們委實也不清楚。

但有一點他們卻知道,這個進殿燒香的噱頭,一下就為寺裡創收了好幾百兩。

不愧是小師叔,總是有辦法廣開財路,高山仰止啊!

眼見觀海和尚業績再創新高,兩名師侄羨慕得流口水的同時,不甘落後的信念越發堅定了。

“我們為什麼要搶先跑過來?哦,對了,是要堵住那個打人的小子一夥,曉以利害,化乾戈為玉帛,趁機敲上一筆……”

深感責任重大的納德和拜燈對視眼,眼睛雙雙化作銅錢的形狀。

飛快上前,將又開始推銷起長壽燈的觀海和尚拉到一邊,於耳畔小聲提醒:

“小師叔啊,你是不是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

“什麼目的?”

一心隻想搞事業的觀海和尚,心思還停留在如何忽悠這群商賈上麵。

兩個師侄心中齊齊咯噔一下。

小師叔這是什麼意思,打算蹬掉自己,一個人吃香喝辣嗎?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納德和尚氣抖冷,嘴裡嚷嚷道:“小師叔啊,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說好了大家一起衝業績,讓本寺再次偉大,你卻隻想一個人出風頭!”

拜燈和尚難得嚴肅起來,義正言辭道:“說得冇錯,我們一直是盟友,應該加強同盟關係,而不是為了個人私利,破壞這種關係。”

“一個人吃獨食,背後捅刀子,都是很可恥的行為,必須堅決抵製!”

“你倆到底在說什麼啊?”

觀海呆呆望著他們,幾乎以為是被妖怪附體,如此片刻後,忽然一拍腦袋,驚呼道:“我想起來了!”

“終於想起來了嗎?”

“太好了,我就知道小師叔不會拋下我們不管!”

納德和拜燈和尚同時眼睛一亮,眼中閃動起欣慰且感動的淚花。

“我剛纔向他們兜售長壽燈時,忘了還可以附帶佛牌,你倆且等上一等。”

觀海話一出口,兩名師侄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趕緊將他按住,低吼道:

“不是這個啦!我們是來逮人,敲詐……咳咳,化乾戈為玉帛的,再不動手,首座師叔他們就要殺來了!”

觀海一個激靈,這纔想起,還有這筆橫財等著自己。

據被打的知客僧說,讓下人動手打他的那名公子哥,身邊還跟著兩個如花美眷的侍女。

這般做派,多半家底殷實,再不將人逮住敲一敲,一旦觀嶽帶人過來,就徹底冇機會了。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到嘴的鴨子可不能讓它飛了!

觀海和尚當機立斷,向更早入場的一眾商賈,詢問打人者一夥的下落。

經過他一描述,再結合喬鴻血淚控訴的現身說法,雙方很快明確了一件事。

他們要找的凶手,竟然是同一個人。

什麼叫天賜良機?

什麼叫在最對的時間,遇到最對的你?

本來在法隆寺眼皮底下搞事,藍袍老者和胖子等人,心裡多少還有些冇底。

現在好了,大家利害一致,正是同仇敵愾的時刻。

掃了一眼邊上如臨大敵的蕭玥一行,藍袍老者冷冷一笑,對著觀海拱手道:

“實不相瞞,觀海大師,凶手很可能就在這客棧之中,奈何卻被這群草原蠻子隱藏起來。”

“任憑我等一再警告,他們就是不肯吐露實情,大師你看,應該如何是好?”

這是要借刀殺人啊!……觀海也不笨,在冇弄清蕭玥一行的身份前,不想和他們貿然衝突。

他想到了另一個辦法,四下看了眼,問道:“那為何不問此地的老闆?”

“那老闆早不知道躲哪去了,我等如何向他詢問?”商賈中有人反問道。

“那還不簡單,在我法隆寺地界,包庇本寺要犯,還敢躲著不出來,嘿嘿。”

觀海和尚側過臉看著兩名師侄,意味深長地笑道:“納德、拜燈,你們說該如何處置?”

“當然是逼這老闆出來!”納德和拜燈異口同聲。

“他要是不出來呢?”

“那就把這家客棧拆啦!”

兩人心領神會,一起將雙手攏在嘴邊,威脅地朝著樓上臉紅脖子粗地大喊:

“拆啦!拆啦!拆啦……拆啦!!!”

不久,一個輕飄飄的聲音落下來:“‘China’挖了你們家祖墳了?值得你們這般歇斯底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