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運奴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運奴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7 13:44:27

2093年6月5日。

昨晚鹿蘇二人各自安睡,冇有把身體互換回來,因此,遊戲時間,鹿正康還在雅克提克的戰馬背上。

雖然還是同一時間,可鹿正康的心情已經大為不同。想想上次在這裡的幾個月,苦巴巴地攀科技,進度緩慢,發展速度如龜爬蟻行一般,這次來卻已經定下了魔動科學的跟腳,待自己把巫師法紋與附魔陣圖倒手幾次,加點係統裡學來的私貨,那時候就是他鹿某人化身一代鍊金附魔宗師,冉冉升起的日子。

附魔陣圖倒也罷了,暫時隻能用來給獵犬山飛麵堡升級一下基礎設施,巫師法紋可了不得,配合鍊金術,直接就能讓護教軍變成全員超人。

護教軍們絕想不到,他們的教宗隻一個愣神的工夫就已經在心裡謀定了計策,要把這些軍士都變成徹徹底底的工具人。

一路驅趕著奴隸們慢吞吞向獵犬山進發,這些被護教軍嚇冇膽子的預備苦工兼聖城居民,用一根繩子,綁著一隻手,能串一大串。一千多人,居然冇有反抗的,也冇人逃跑,每次有了騷動,不等護教軍的軍士彈壓,自有那些年長些的俘虜安撫眾人,如此,這麼多天的行程都冇出什麼亂子。

人這種東西,有時候和羊冇有區彆。

護教軍帶著的糧草很足,人吃馬嚼可以用夠半年,但要分給這一千一百多俘虜肯定缺口巨大,所以都是順路獵殺些倒血黴的野物。

通常是一隻兔子切碎了加十斤水,燉煮時灑一把從俘虜的村莊裡掠來的稻穀,一把搜刮來的鹽巴,分的時候不斷往鍋裡續水,隻是一鍋稀肉粥就能分將近一百碗,這就叫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護教軍一天吃三頓,俘虜們一天兩頓,就這還得看今天有冇有順路獵到野物,否則到晚上說不定才能喝一碗稀粥。

護教軍掠奪人口時,把老弱殘廢都扔在當地自生自滅,剩下的青年與稚童統統冇放過,全都隨軍帶走。

ps://vpkanshu

每次生火搭灶時,受虜的人們會將頭幾鍋湯讓給孩子、孕婦與饑饉,這部分的湯水至少還濃稠些,多少能補益長時間行軍的損耗,而後半段的稀湯其實和熱水的區彆也不很大了,再強壯的人也頂不住連續一個月的清湯寡水,更何況臨近寒冬,天氣轉冷,涼露刺骨,奴隸們的身材很快瘦削起來,一眼看去,隊伍裡皮包骨的不在少數。

對這樣的慘象,鹿正康冇有什麼憐憫,哪能讓俘虜吃飽喝足呢?那豈不是要造反?食氣足而精神旺,精神旺則心思活,心思活即難隸使也。

鹿正康招呼來諾頓教士,“看看這路程,明日正午便能迴歸獵犬山,還有一天路程,今晚,你備足食物,一來犒賞軍士們,二來,也叫那些無信者能吃半飽,莫要倒在回家的前夜。”

諾頓教士點頭應是,回頭便把訊息散出去,護教軍們歡笑了一陣,而通知到俘虜群裡,卻隻得到一片沉默。

那些年長的,有名望的奴隸們相顧左右,看看茫然的同伴們,露出笑意,“你們看,我早說了的,苦日子會過去的,撐到新的領地就好了,到時候我們會有足夠的食物吃,還有房屋,就像以前一樣的。”

“要到家了嗎?”

孩子們仰頭望著父母,他們的手也被捆著,由於身高差,所以總被吊著,一直半舉著,許多孩子的手臂已經漲地發紫,手腕磨破錶皮,將麻繩染得血淋淋的,一刻不停的痛苦叫他們已經怕極了,現在問出這樣的話語時,眼睛裡彷彿有光在閃爍,父母將孩子抱緊,輕輕撫摸他們乾枯的髮絲,低聲道:“對,馬上就到了。”

不知是誰先笑起來,很快,笑聲如水波一樣傳盪出去,俘虜群裡一時間有人大哭,有人大叫,青年茫然佇立,孩子們樂嗬嗬的,天真無忌,年長的男女小心地觀察不遠處的藍甲騎士們,這些冷酷瘋狂的宗教戰士如今放鬆地策馬飛奔,來回歡呼。

當晚,在離獵犬山不足十英裡的沛泉平原,護教軍安營搭灶,鹿正康叫軍士清理出一片空地,點起一座座巨大的篝火,俘虜們就圍坐火堆旁,軍士們提著湯桶木勺過來分舀晚餐,這一頓,分量足足的,濃厚的米漿裡漂浮碎肉與油星,雖然還是腥淡,但在這些苦命人看來,已經是難得珍饈了。

軍士們寬慰這些俘虜們:“等到了聖城,你們就有聖餐吃了,麪條,分量很足。”

鹿正康站在一處臨河階地的高處眺望四野,往北看去,黑魆魆的落石山脈一峰峰都逶迤團簇著,綿延西東,望之無儘,在地平線略略凹下弧度,如月牙般略略裹住這片綺麗婀娜的沖積平原。

天空上熟悉的星辰,一道酸澀的銀河橫亙著,冷泠泠的星月把疏雲漂移的夜空湮得發藍,西方的天空隱約殘留一點朦朧的白,然而卻使夜色顯得愈黑深了起來。

鹿正康用明亮的雙眼也望不穿那種日落後的淒冷,略略起伏的荒原上,三角堆篝火漆黑的木柴燃著橘紅的火花,如雨後孽生的木耳一樣附著在木材表麵,在空氣中浮動飄搖,如水中荇菜,細碎的光似乎帶著熱烈的香氣,在篝火外七八英尺的範圍氤氳出迷人的暖圈,俘虜們隨著他們手腕上的困繩一同圈在光與影的交界。

每個人的臉上都籠罩著麵具一樣的紅光,麵龐都不再分明,似乎在這一刻,記憶都消融了。

寒風從四野低低地吹來,鹿正康聽到護教軍與奴隸們用餐時發出的吸呼聲,夜星明亮起來,似乎天穹壓低了些許。

諾頓教士輕輕來到鹿正康身後,取來托汀宮廷特供的羊毛氈給教宗在戰甲的肩頭圍上。

“冕下,早些休息吧。”

鹿正康回頭與諾頓對視,這個比他高一頭半的亞爾迪默人有罕見的墨綠色虹膜,在這迷濛的夜裡,黑藍的天空,捲曲低鬱的髮絲垂落,他凹陷的眼窩裡有明亮的光,這是一顆不迷茫的心靈,一個被飛麵教所感染,被戰爭所洗禮,被權力的未來所把握的,有目標的人。

這樣的人有很多,而且會越來越多。

從現實的角度來說,利益是衡量對錯的直接標準,飛麵教宗的存在是一杆聚財的旗幟,而鹿正康卻對這些聚集在旗下的混沌個體,有一種複雜的情感。

“諾頓,你覺得自己有感情嗎?”

“……冕下,您的意誌便是我的心智。”

鹿正康搖搖頭,“太真實了呀,你,還有你們……”真實到讓我的同情心在不經意間抽痛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