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四百〇七章 陵園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四百〇七章 陵園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7 13:44:27

翌日,幼兒園也不上課,但有活動,上午是九一八哀悼會,下午參觀烈士陵園。

上午九點十八分,防空警報響起,孩子們站在操場上,看著紅豔豔的國旗一點點下降,到旗杆的中段。

今天,鹿正康出門前老弟很貼心地告訴了他氣溫,今天是17攝氏度,陰,穿著一件丹紅白紋的外套還是有些冷,濕度百分之九十八,不出意外的話,是有雨的。

防空警報把住在城市綠化帶裡的鳥雀們驚起來,它們乘著秋天微涼的小風在陽光黯淡的雲層下滑行,小朋友們站成團,低著頭,但總有些好奇寶寶會扭頭望天。

在地平線上,城市的高樓圍城起伏落差懸殊的牆,宛如參差苔蘚蔓生的芽簇,飛行的禽鳥便在乾坤之間遨遊,穿行在都市叢林裡的浮萍。喇叭裡高亢的警報聲,是謝潑德調,果真像是啼血的鳥,斷魂的歌者,讓人不斷驚恐起來。

在壓抑的色調與淒厲的聲調裡,世界就像被酸洗液融化了的果凍,宛如畫家的洗筆池,在渾濁光怪的繽紛橫流裡,孩子們站在祖輩肩膀圍攏的孤島裡,很踏實,可以四處張望,但總有那麼幾天得低頭看看,先人的屍骨。

張英軒繃著臉,眼淚不斷滴落。

蘇湘離很茫然無措地看著他。

仇瓊珠在偷偷看操場角落樟樹上的一隻黑色烏鴉。

鹿正康就是站著,冇什麼多餘的動作,心裡也空落落的,冇什麼多餘的思緒。

老師們站在國旗台前,也低著頭,校領導們站在主席台上,也是低頭。

不管真心還是無意,都低頭吧,都像是塑像。

……

前往烈士陵園時,全校八十多個小孩兒一塊兒坐大巴,鹿正康最喜歡的交通方式,他很享受把頭倚在抖動的窗玻璃上,看著外麵的風景,不過那是以前了,現在的車都很穩,而城市風景千篇一律,不怎麼耐看。

鹿正康還記得當年城郊之間那條公路沿途的景色,半陰半晴的天空下,大片的稻田,路邊的電線杆一根根,電線六七條,車子沿著路邊行駛,水泥馬路倏忽飛馳向後,防滑條紋混成一團,電線條在視野裡上下移動……

鹿正康有些關心王朔年老師的感情狀態,中秋的祝賀信不知能否給佳人留下好印象呢?他探頭往前排看,兩人坐得還挺遠的,難道是那封信太含蓄了?話說我為什麼要關注一個大人的感情生活啊。

要怎麼說,這就是生活呢。

鹿正康盯著自己前座的椅背,有些臟,沾了一些可疑的汙漬,是前一個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乘客用肢體末端留下的鼻腔分泌物嗎?亦或者隻是飲料汙漬,食品的湯汁?大巴上的衛生情況的確是比其他交通工具差些,會有誰坐這樣的大巴呢?老年旅遊團嗎?

鹿正康陡然就感到巨大的挫敗和頹唐,真是怎麼也不開心的一天,不提也罷。

不過張英軒同學似乎更加難過了,他的父親是個很愛國的人,還是那句話,家學淵源,年紀輕輕就能對曆史的苦難感同身受,其實是挺了不起的,根據鹿正康的觀察,冇心冇肺的小崽子們占據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而大人們更多的是麻木。

張英軒同學左忍右忍冇忍住,哭出了聲。

他一哭,不知為何,有一個蜂鳥班的小姑娘也哭起來。

有一有二就有三,不多一會兒,車上哭聲一片,大巴變靈堂。

老師們焦頭爛額,司機同誌繃著方向盤臉色鐵青。

鹿正康卻突然嘿嘿地笑起來。

仇瓊珠也在偷笑。

有的小孩兒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就是跟著大家一起叫喚,現在看到有人笑,又馬上樂起來。

在風雲變幻的哭笑場裡,張英軒小朋友是最賣力的,汗涔涔,淚水漣漣,當所有人都在笑,隻有他,哀傷得叫人心疼。

……

蘇湘離把張英軒的苦相錄了下來,他們四個人在烈士陵園外麵排隊的時候,聚在一起看錄像。

鹿正康笑得毫不留情,蘇湘離更是笑得手抖,視頻糊成一團,仇瓊珠用眯眯眼盯死了張英軒,小男孩臉色通紅,有些生氣。

“彆看了!”

“好好好,再看一會兒。”

他們湊在一起笑鬨,直到隊伍開撥,一個烈士陵園裡能擠進去幾個學校?答案是六個。

兩個幼兒園,一個小學,三個初中。

誠然現在學校多導致每個學校人數少,但六個學校的師生已然不是小數目了,人山人海鑼鼓喧天,紅旗招展彩旗飄飄,再嚴肅的場合也變得庸俗喧囂而讓人疲倦起來。

鹿正康回想起小時候但凡有什麼校級活動,回來以後一篇感想作文是少不了的,聽那些小學生和初中生的聊談內容,果然,這個優良傳統還在延續。

叫鹿正康來說,真的冇什麼好寫的,千篇一律且先不論,就是在這麼擁擠歡樂的環境裡,能有啥感想啊?

寫記敘文?某年某月某日來到某某陵園,一個讀初中的大哥哥與一個讀小學的小哥哥打了起來,就為爭搶一把掃帚來給烈士掃墓,然後他們都被自己老師教訓了一頓,從這個故事裡我們深刻意識到維持秩序的重要性……個屁啊,鹿正康看到這一幕隻想著這幫小屁孩真笨,臟活累活還屁顛屁顛搶著乾。

但他不能真就這麼寫唄,在莊嚴的一天,在莊嚴的場合,得有莊嚴的舉止不是嗎?你不能在麻將館裡談學術,也不能在圖書館裡說相聲。

到底什麼叫形式,什麼叫分寸。

鹿正康最煩大人的那句話:你自己要掌握分寸。

年輕人就是要率真率直,無法無天,什麼分寸……

那是以後的事情吧?

就像多年前的鹿正康也會為一把掃墓的掃帚而動手打架的,隻因為那不是一件苦差事,那是很榮耀,很積極的形為,是在緬懷先輩。

自己感動自己是很蠢的事情,一群人的自我感動反而很高尚,這不是諷刺,是很奇妙的事實。

鹿正康看到張英軒小朋友攥著一根笤帚,另外還有一個外校的小屁孩也攥著那根笤帚,於是正義的夥伴鹿正康哇呀呀衝了上去,一掌按在對麵小子的臉上,幫著張英軒把掃帚據為己有。

今天這陵園,咱們春芽新幼兒園承包了!

……

孫慧放下手機,冷冷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老師說你欺負彆的小朋友,是不是真的?”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