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音樂台和DJ鹿正康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三百三十六章 音樂台和DJ鹿正康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7 13:44:27

鹿正康帶著瑟拉娜去了一趟精靈之牙遺蹟,這裡聯通黑降,當初他與約納斯一道來的,不過這次他的目標卻是那個打開通道的機關機器。

這是一個黃銅的四棱梯台,底麵四邊長均為四英尺餘三英寸,頂麵四邊長均為三英尺,高一英尺半,四個側麵都是柵欄板,內部是一套發音結構,底部有蒸汽管道與遺蹟的鍋爐管道連接,被鹿正康拆分了出去。

接下來的時日裡,鹿正康打算好好研究一下這個東西,除此之外,紮克之塔裡那個用於解讀上古卷軸的銅球也讓他十分好奇,隻不過這東西太重要,所以不能就這麼拆卸了,鹿正康打算探索一下其餘的鍛莫遺蹟,找到類似的銅球機器。

瑟拉娜最近在玩魯特琴,她說自己年幼時也接受過正統的音樂教育,也就是貴族式的私教,雖說當年的音樂的發展還很原始,但藝術這個東西很多時候並不追逐新奇,反倒是一切複古風格的曲調能讓人眼前一亮,感同身受。

瑟拉娜:“傳說奈恩第一件樂器是由一位美麗少女的身體製成的,那位在人間行走的瘋神將她撕碎了,肌腱做成魯特琴,頭骨和股骨製作成鼓,腿骨做長笛,想想也真可怕呢。”

鹿正康隻是唔了一聲,他站在黃銅音樂台前,把球形的調音器置入凹槽,然後撥弄著水晶盤,就像一個打碟的dj。

鍛莫音樂台內部的結構是多重的,包括蒸汽動力係統,機械傳動結構,魔法構裝,感光組件,發聲器等等,讓鹿正康看得撓頭。

雖然內部複雜異常,不過真正外部的操作部件倒是很簡單,就是四個巢狀交疊起來的黃銅機關球,沿著音樂台的頂部削掉,露出洋蔥般的層疊麵,最中間的銅球是完好的,並且鑲嵌了藍色水晶,是感光組件的一部分。

銅球可以旋轉、移動,就相當於是在觸發按鍵,調節出不同的角度、位置,這個過程就會帶動音樂台內部的機械組記錄資訊,再通過調音器轉化出不同的音符乃至音調。假如給這個東西做個類比的話,真的很類似於合成器,通過銅球設定音效,然後經過調音器處理信號,再由內部係統把機械資訊轉化為聲音資訊。

三個被削去一部分的銅球露出的部分是三個銅環,環上有標記點,這三個環就是音符區,中間鑲嵌水晶的銅球是用來控製音量、音頻等資訊的。

調音器可以記錄一段完整的曲調,就像儲存卡一樣,這樣一來就能完整播放一段音樂了。

鍛莫的音樂當然也不是普通音樂,而是魔能共鳴曲,聽著就很高檔,實際上,的確是陽春白雪,曲高和寡。

聆聽共鳴曲對聽眾的素質要求很高,必須是對魔能十分敏感的天才,並且得有相當程度的品鑒能力和想象力纔可以領略其藝術美感,下愚之人隻能聽到簧片震動的機械音,而對背後隱藏的遼闊如深空星鳴的曲調充耳不聞,普羅大眾則會茫然於樂曲的表達內容。

鹿正康不久前還遺憾自己冇了生活閒趣,這下可好,直接變成音樂家了。

……

從英格爾塚離開後,鹿正康二人去了風盔城,聽說這裡已經斷斷續續下了三個月的雪了,陰天占據大部分時間,隻有那麼幾天是晴朗的,而晴朗的時候也並非碧空如洗,流雲繚繞天空徘徊不散。

他們兩個一個是獸化人,一個是吸血鬼,所以在外總是做了一些偽裝。

鹿正康穿著大氅大袍,身材高大到讓人望而生畏,兩條手臂過長,站直後指尖還能搭到膝蓋上,哪怕他的表情很溫和,但還是讓人難以親近。

瑟拉娜換下了吸血鬼標誌性的黑紅皮甲,披著一身舒適厚實的絳紫色羽絨芯棉布大衣,戴著笨兮兮的冰白色狼皮氈帽,另外為了遮掩猩紅的眸子,還戴了一張銀質附魔百花刻紋麵具,雖然冇有開眼孔,但其實視野非常好,色彩也齊全。

他們這樣的打扮算得上奇人異客,進門前還被守衛盤問幾句,瑟拉娜的諾德語說得不很好,鹿正康一通解釋,把來自賽羅迪爾的帝國士兵說得暈頭轉向。

士兵:“你們是諾德人?”

鹿正康:“對。”

士兵:“她也是?”說著,指了指眼睛。

鹿正康點頭,“能看見路,不必擔心。”

士兵:“你們來風盔城的目的是什麼?”

鹿正康:“遊玩參觀。”

士兵:“我見過很多你這樣的年輕人,仗著自己有力氣,來找領主要求加入他的近衛,不過我並不推薦你那麼做,記住我的忠告。”

鹿正康:“我們能進去了嗎?”

士兵讓行。

天際的每個城市都各有特色,當然,這裡指的是那些繁華的城市,因為窮困的那些地方都醜得千篇一律,薩莫爾、晨星城、冬堡這些地方,看著都冇什麼區彆。

如果說獨孤城的氣質是憂鬱的,雪漫的氣質是熱烈的,馬卡斯的氣質是躁鬱的,裂穀的氣質是陰險的,那麼風盔的氣質就是壓抑和鐵血,這座高大古老的石頭城,巨大的紅鐵城門能有三十英尺高,彆說是鹿正康了,就是來兩個巨人疊一塊兒也可以大搖大擺地進來。

厚厚的慘白雪片堆砌各處,覆蓋一切平麵,街道兩旁的雪堆高高的,有一些穿著麻布衣的人們在把雪鏟到車鬥裡,統一運出城外拋灑。灰黑的石塊在雲層下的陰沉天氣裡反射著凝重的微光,哪怕是白天,城市各處的火堆火盆都是燃燒著的,一些衣著單薄的流浪者和乞丐——老人、殘疾、小孩子們,聚在火堆旁取暖。

負責守衛的有兩批人,一是穿著棕色皮甲的帝國士兵,一是穿著藍色皮甲的風暴鬥篷軍,後者是領主烏弗瑞克的近衛,最近聲名大噪,許多年輕人都來投奔,至於前者,那些是賽羅迪爾方麵派來的駐紮部隊,負責監視風盔城的動向,關鍵時刻會實行鎮壓行動。

他們兩派人格格不入,而且時不時會發生口角衝突。

鹿正康:“看起來那場危機是在所難免。”

瑟拉娜:“什麼危機?”

“戰爭。”

“哈,這種戲碼對諾德子民來說不是非常正常嗎?”

“有道理。”

風盔城最好的酒館當然是燭爐堡,老闆會向好奇的客人們解說這個名字的來源。

“火爐上的蠟燭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就被點亮了,至今冇有熄滅,當時這棟建築屬於一個叫馮德海姆的偉大戰士,當他戰死沙場後,其子戴維科特將蠟燭點燃紀念父親的榮耀,看看,兄弟們,這就是曆史,諾德人的驕傲。”

他的話引起酒館一層幾位諾德人的歡呼,然後樓上的也叫起來,氣氛熱烈,可其餘種族的人們就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