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番外 阿成(十)

打穿steam遊戲庫 番外 阿成(十)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7 13:44:27

冬天來臨,又悄悄過去,在島上,甚至冇法察覺氣溫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一度讓阿成以為是自己的記憶出了錯亂。

冇有意義的事情在這裡反而變成了消遣的最佳方式。

阿成教薜荔讀書認字,教她玩井字棋,薜荔會帶著他認識一些山林裡的野獸,島上資源不算充沛,所以這些動物的體格都相對嬌小,阿成發現了有一種野豬,成年的也不過百來斤,肉質滑嫩,用來做菜是再好不過。

阿成捕獵的行為讓薜荔有些不開心。

因為有些動物是山鬼姑孃的朋友,而且也起了名字了。

名字真的是個很奇怪的東西,就像是某種證明價值的憑依,一旦有什麼東西被賦予了獨特的名字,那麼在人眼中就是有智慧和人格的存在。

阿成宰了薜荔口中的“福福”、“胖娃”、“靈仔”,它們變成油汪汪的菜肴進了人的肚子裡,飽足感壓製了愧疚感,山鬼姑娘難過了一陣子後,也終於理解了所謂的殘忍。

殘忍是一種高等人纔能有的情緒,對求生者來說,殘忍是一個黑色的幽默笑話。

阿爹要在新年到來之際,給阿成和薜荔舉行婚禮。

薜荔對此毫無異議,阿成卻嚇得六神無主。

阿爹的話不容置疑。

阿成很抗拒這一切,哪怕其實他自己是情願的。

他感到自己真正被同化,被阿爹的恐怖邏輯給同化,慢慢喪失對文明秩序的追求,而沉溺在平淡裡。

新春大婚。

父親準備好了一切,桌椅、宴席,佈置洞房。紅布是自己織,自己染的,食材是捉來捕來的,蠟燭也是自己做的,阿爹準備了兩個月,終於,做好了全部的工作。

不可思議。

在這樣的蠻荒之地,還能見到文明的契約典禮。

阿成目睹了這一切,從無到有,阿爹都是一個人完成,冇有讓他幫忙,也絲毫不想讓他幫忙。

再一次的,阿成看不透自己的父親了。

望著他忙碌的背影,阿成心裡的疑惑卻總是消散不去。

他最大的疑惑就是,為什麼阿爹會與薜荔相遇。

這是不應該的,薜荔說了從來冇見過阿爹,隻知道是阿爹突然衝出來從邪徒手中救了她。

活了十多年,阿成從來冇有真正瞭解過自己的父親,他們之間有厚重的鴻溝,如果冇有淨土,那麼阿爹可能一整年都不會同阿成說上三句話。

新的一年開始了。

對阿成來說,也是新的人生。

他成了一個望海的人。

在傍晚升起一堆篝火,他坐在火堆旁,望著月亮一點點從海平麵升起,彷彿是孤星。

……

三月十四的星月,阿成望著海,這一次,朦朧的海霧裡,升起無數的艦船,高高的桅杆頂上掛著燈籠,彷彿是著火的候鳥,一大片,閃爍著,起伏著,越來越進。

阿成大吼“來人了!”

他聲嘶力竭,彷彿是掀起驚雷。

“來人了!”

他飛奔下了懸崖,來到海岸的小港口,阿爹已經開船,薜荔站在船尾衝他招手。

阿成躍入水中,遊魚似的,來到船邊,順著繩梯上了甲板。

“起帆!”

黑夜的海上風波急促,一艘小船朝著東南而去,西邊有數百條艨艟钜艦悠悠駛來,無儘的燈火點綴這些海麵上的大魚,而阿成他們的船,就像一張舢板,不敢點燈,一切都在微光中進行,惶急似風中飛草。

不可能逃過的。

這些艦船的目標或許並不是他們這艘小船,但被髮現是註定的,他們不可能逃走。

不論追逐的人,是善道眾正,還是惡道邪徒,他們都不可能逃過。

阿成三人的船被兩艘輕型戰船追上,隨後他們被帶上了一艘大船。

不過,萬幸的是,抓住他們的是善道之人。他們三個被盤問來處,對方隻是很草率地問了幾句。

阿爹說自己三人世代隱居海島,從不知曉外界。

他們的裝束打扮確實印證了這一點。

接下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冇有被刁難,而是被征召了。

三人被分隔開,去了不同的艙室。

阿成被安排在了下層甲板中部的一個艙室,裡麵已經住了七個男子。

折騰許久,已經是淩晨,七個室友都已經起床。

筋疲力儘的阿成還是打起精神,同他們聊了幾句。

他們七個人,來自六個不同的門派。

陸地主要的城池已經全部失守,除了零星的一些反抗外,其餘人全部投降。

邪徒裡有絕頂的強者,得到斷業邪佛的眷顧,蓋世無敵。十四個宗主,戰死了十個,還有兩個投敵。現在隻剩峨眉的心跡師太,還有界青門的王大玄門主。

海上漂泊的這些,是為數不多的反抗力量。

阿成失魂落魄。

……

邪徒們窮追不捨。

他們的戰船數量是正道的數倍。

阿成每天都能聽到哭號。

每天都有跳海自殺的人。

他透過艙室的小窗能看到幾十裡外的外道戰船,他們不緊不慢,彷彿是慵懶的群鯊,隻是驅趕著魚群,等待一個大快朵頤的好日子。

每幾週會有一次交戰,阿成看到了那個外道裡的絕世強者,他與心跡師太隔空對掌,散逸的氣勁掀起數十丈高的海浪。

某天,阿爹突然出現在阿成麵前。

三個月冇見到父親,阿成突然看到他熟悉的,鐵青的臉色,冇由來感到極深的恐懼。

阿爹身上裹挾著不詳的氣味,這種感覺,隻有阿成小時候才經曆過兩次,一次是阿孃死的那天,他纔剛記事,一次是家裡養了多年的老黃狗死了。

“薜荔要被砍頭了。”

阿成眼前一黑,隻感到血液不受控製地湧上大腦,血管幾乎要爆裂,帶來劇痛和狂亂的幻覺。

“怎麼辦?”

阿爹依舊冷冷地望著他,“我們跳海。”說完,他一馬當先地躍入冰冷的海水。

阿成冇有去。

阿成被趕來的幾個武者按在地上,他被緝拿了。

……

阿成的脖頸上套著絞索,同身旁的薜荔一樣。

“成,我們要死了嗎?”山鬼姑娘如是問道。

有個男人在高聲宣判二人的罪行。

把黑天外道世界的邪徒引入正法世界,致使生靈塗炭,不可饒恕。

阿成淡淡道“是。”

“成,不要怕,雖然死後冇有夢,但我陪你。”

“好。”

腳下高凳抽離,二人下落,絞索繃緊。

下一瞬,絞索斷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