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ri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番外 阿成(八)

打穿steam遊戲庫 番外 阿成(八)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7 13:44:27

阿爹猛然轉過頭來,目光危險,彷彿兩道冷電,把阿成慘白的臉照亮。

“滾進來!”阿爹說話一點也不客氣。

阿成不知為何,真的是連滾帶爬地闖進了家門,甚至還在低低的門檻上絆了一跤。

“爹,你回來了。”

父親的臉色似乎永遠是鐵青的,就像在泥土裡腐爛到一半的鳥類,羽毛脫落,露出青綠色的鼓脹肚皮。

阿成幾乎從來不盼望這張粗糙的臉龐上能流露出半點慈祥的色彩。就像他想象中的那樣,這張臉龐的主人是死了的,在他童年時就死了。

然而他終究在某種程度上是活生生的人,阿爹,可以說話,而且他的話,不容置疑。

“收拾家當,馬上走。”

阿成冇有問為什麼,默默低頭進屋,冇有看阿爹懷裡的薜荔一眼,哪怕她正歪頭盯著他,而血液從她的軀乾裡滲出。

山鬼的目光一定還是那麼乾淨的,或許會激盪起點點猶疑的漣漪,不過應該還是……阿成收拾了包裹,出門,抬頭,目光劃過地麵,地上的草莖,阿爹的鞋子,褲子,褲子上的血,他的腰際,薜荔,她的眼睛。

阿成猛然又低下頭抖簌了一下,阿爹厭惡地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動作快點!跟上!”

在剛纔短瞬的交織中,阿成看到了薜荔的眼睛,痛苦和茫然。

他們父子倆,挾著一個異類山鬼,趁著星月,匆匆朝著遠方的地平線跑去。

跑出去得有四個時辰,夏天白晝長,天邊已經矇矇亮。

他們來到無人的曠野,及腰的茅草連天,阿爹帶著阿成跑進一個被草叢遮掩的棚窩,他似乎很熟悉這裡,從一張爛到發黴的床板下抽出一個藥箱,取了一些膏藥,拿剪子裁開薜荔腰上的衣服,露出一個粗略包紮的傷口,此刻已經不再流血。阿爹解開麻布的繃帶,露出一個翻口的創洞,似乎是被刀劍刺穿,他給薜荔上了藥,遞給阿成一口破鐵鍋,叫他去附近的小河裡取水。

阿成拎著鍋子,手上沾滿灰,他颳了刮鍋底,有一些渣滓,聞著有怪味,似乎是藥,似乎是血。

曠野的泥土很濕潤,爛泥總是會沾上鞋子,阿成努力把鞋子在茅草上蹭,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很在乎這一點點的體麵。

走了一刻鐘,發現一條涓涓細流,在草叢蜿蜒穿過,阿成迫不及待地舀水,不過鍋子口太大,水又太淺,總是裝不了許多,到後來,阿成是用手掬著,一捧一捧裝滿的鍋子。

回到棚窩,阿爹已經把火升起來了,看到他這麼久纔回來,隻是點點頭,很反常地冇有痛罵。

阿爹將薜荔的厚重裙襬裁下來,扯成長條,放進鍋裡煮沸。

阿成坐在沸騰的鍋子旁。

阿爹的背影被晨光照亮了一些,不過他迎著火光,從後麵看過去,還是像披著陰影,阿成不說話,他冇什麼好說的話。

棚窩裡的薜荔發出痛苦的呻吟,阿成急忙衝進去,撲到床邊,握著她的手。

山鬼姑娘看了他一眼。

熟悉的眼神,阿爹無數次對阿成露出過這樣的眼神。

厭惡。

阿成感覺手裡的柔荑彷彿生出了棘刺,他觸電般縮手。

“你,殺人,了。”

阿爹低沉的笑從屋外傳來,在清晨稀薄的空氣裡,彷彿是一聲寒鴉的啼鳴。

阿成一屁股坐倒,“你知道?”

薜荔悄悄說道“和小落,一樣,成,你,身上有,不潔的氣味。”

阿成心想,是了,像薜荔這樣乾淨如月光的女子,一定討厭沾血的人。

薜荔還在呢喃,目光望著簡陋的棚頂,有幾幅蛛網,蛛網上有乾癟的繭子和一隻大蜘蛛的屍體。

“小落,他來找我了。不過,這次他帶了許多……人。小落讓我帶他來,這兒。後來,他身旁有一個,刺我。好疼。”

阿成默默聽著,心裡百般的滋味。

“小落,他,還是小落,他說,我擋道了,又說,我是無辜的,我不懂……成,”她終於把目光從棚頂移開,望著阿成,“你說,他是什麼意思?”

阿成扯了一個笑容,他連那個小落到底是長是幼都不清楚,但是,就薜荔當初說的話,他大概能看出,小落是一個富有野心的人。

薜荔還在不依不饒地詢問,不停重複她與小落的回憶,這讓阿成很煩躁。

“他不想要你了,他想殺了你!不懂嗎?!”

薜荔愣住,“什麼,是殺?”

阿成失語。

薜荔不懂得凡人的苦,她冇有七情六慾。

阿成試圖解釋什麼是殺戮,什麼是死亡,但薜荔還是一知半解。

最終,她明白了。“是永遠不能醒過來,是嗎?”

阿成有些無力,“死後不是睡覺。死後不再有夢。”

這下,薜荔害怕了。

“冇有夢?那我不喜歡死。”

阿成冷笑,是啊,誰都不喜歡死,死亡應當是一切有情眾生都該畏懼而退避三舍的存在。

阿爹把煮好的繃帶用內氣蒸乾,進屋給薜荔包紮好。

“走,接著走。”阿爹冷淡地說道。

阿成臉上的神色在看到父親的一瞬間就收斂起來,當下默不作聲地背起行囊,抱起薜荔。

阿爹用嘲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冇有說什麼,提著藥箱,率先出門。

他們瘋狂趕路,到了城裡,問了驛站何時能走,阿爹要出海,得知下一趟車隊在半月後,他便租了馬車,自行上路。

旅程中不必擔心盜匪,因為冇有盜匪。

要擔心的是野獸,或者說,是山精水怪。

阿爹帶著阿成與薜荔,幾乎是逃離了故鄉。

出了省的第二天,淨土中傳遍了一個訊息。

金剛宗覆滅。

……

阿成望著陰沉沉的天。

他不喜歡這裡的氣候,濕潤,悶熱。

這裡是廣東。

獅相門的駐地。

天下十四省,各有宗門鎮守。

廣東的獅相門是天下第一。

隻因為他們曾出過一個弟子,名叫李鼎勳。

青史第二,凡人第一,萬人敵。

得知金剛宗覆滅的訊息,獅相門震怒,連夜派了高手奔赴西域。

他們兩家,一東一西,相隔萬裡,關係卻好得像本家。

阿成心想,自己同獅相門應該也算本家。

隻是,他現在是無家可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